大国粮战:包克辛解码中储粮“逆向思维”
2013-05-31 11:01:00 来源:

“丰则贵籴,歉则贱粜,实现国家获利,而天下无甚贵甚贱之忧。”中储粮的责任就是要反制投机,减少价格的波动。


 掌舵中国储备粮食管理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储粮”)需要一点儿“逆向思维”。


 "一般的理念都是追涨杀跌,价格从高点回落之初抛售,在跌至底点时观望,我们却是看到有冲高趋势就抛,在开始跌底之初就买。"中储粮董事长包克辛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其中的关隘是预见价格走势,通过买卖调控供需关系,进而使"天下无甚贵甚贱之忧"。


 《汉书·食货志上》:"籴甚贵,伤民;甚贱,伤农。民伤则离散,农伤则国贫。"这是经济学上一个永恒的难题。作为全国粮食流通宏观调控具体执行和中央储备粮经营管理的"大管家",中储粮需要通过"反市场"操作,抑制市场过度投机造成的大幅波动,实现"维护粮食市场稳定,维护国家粮食安全"。


 包克辛的"逆向思维"由来已久。上世纪90年代中期,时任国家计委外经贸司司长的包克辛去丹麦拜访宝隆洋行,当对方表示希望进入中国市场做批发时,包克辛很惊讶。彼时,中国商业体制正经历巨大的苦痛挣扎,各级批发站垮掉一片,前景堪忧。而对方却颇有底气地回答,希望给生产厂家更多市场份额;帮助消费终端设计陈列,建立库存信息站,每天送货,让终端零库存,进而实现全链条的盈利。


 "上下游都要拿你的好处,你怎么赚钱?"当年的包克辛甚至觉得匪夷所思。


 "他们对我都有依靠,我就能做大。有了规模,减少了中间环节,我也会有效益。"对方回答。


 流通如此重要,价值油然而生,包克辛恍然大悟。这和他在大学里学到的"贱买贵卖"的经商理念正好是相反的,可正是这种"逆向思维"恰恰可以集聚规模化优势和管理优势。


 大国粮仓:市场"守夜人"


 基辛格曾说,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反之,中国的粮食如果控制在别人的手中将会怎样?


 "中国一买粮,国际市场价格就可能大幅上涨,这是大国的经济规模跟效应决定的。"包克辛说。他回忆,曾经有一年中国在全球市场买糖,全球八个市场,只用三天,还必须通过隐蔽渠道悄然进行才能避免在市场上掀起波澜。


 泱泱大国食为天,无需亲历。电影《1942》中所描述的历史令人胆寒,那一年河南发生旱灾蝗灾,又逢战乱,赤地千里,饿殍遍野。剧中逼人的饥饿感已化作我们的民族记忆。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今天粮食储备已然成为中国粮食安全的坚强基石。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中央储备粮体系可谓一波三折。


 上世纪90年代的粮食经营管理体制,在实际执行中因政企不分导致责任难追究,出现亏损挂账严重、无法调运、轮换不及时等问题。


 作为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产物,2000年5月18日,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在京成立,其主要职责是负责中央储备粮的收购、储存、调运、销售等业务,确保中央储备粮的储存安全和质量良好。简单说,就是通过调控粮食市场保证亿万农民的利益和保障粮食的有效供应。


 2004年5月31日,国务院召开全国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工作会议,并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意见》,其中首次提出,在粮食供求关系发生重大变化时,为了保护农民利益,保证粮食市场供应,必要时由国务院决定对短缺的重点粮食品种在粮食主产区实行最低价收购政策,其执行主体便是中储粮。


 包克辛是在一片"涨"声中来到中储粮的:2007年全球粮食价格飙升40%,2008年更是单边持续上扬,并引发全球粮食危机。


 面对全球粮食危机,中储粮的"国家粮仓"优势毕现,通过中储粮系统,国家集中实施了托市收购、拍卖、移库和储备粮油抛售等一系列"卖涨买跌"、"高抛低吸"的反向操作。


 在"买跌"方面,为应对粮食连年增产可能出现的粮价下跌和"卖粮难",2007年中储粮就合理布局8138个小麦收购库点、81个粳稻收购库点,在河北、山东、河南、湖北、江苏、安徽6省组织按最低收购价收购小麦2893万吨,确保了小麦、粳稻市场价格全部稳定在国家最低收购价之上。


 同时还有"卖涨",为防止席卷全球的粮价暴涨可能对国内市场价格的影响,当年中储粮共拍卖最低收购价小麦3716万吨,拍卖进口小麦30万吨,拍卖最低收购价稻谷1825万吨,销售中央储备玉米60万吨、中央储备油20万吨,成为投机者的克星,涨价中的剪刀手。


 国家粮仓"让农民兄弟有钱赚,保持生产积极性,也让国家掌握了充足的调控粮源,在价格波动面前折冲樽俎。在那一波全球粮食危机中,在一潮高过一潮的涨价声中,中国的粮价成了波澜不惊的一方"静土"。


 储粮永不眠,关键在流动。"我们的责任就是要反制投机,减少价格的波动。"包克辛在这个过程中借鉴的是唐代著名理财贤相刘晏的"常平法":丰则贵籴,歉则贱粜,实现天下无甚贵甚贱之忧。当年毛泽东对刘晏运用"常平法"调控市场,稳定物价的实践和经验大加赞赏,眉批"国营商业"。实际上,这就是现代经济学中的"反周期调节理论"。


 "反周期调节理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反周期"如果拿捏不好,变成"马后炮"就会成为顺周期,助长价格波动。


 包克辛讲述了2012年的例子。政策规定小麦托市收购的执行期是从五月中旬一直持续到九月底,但实际操作中必须相机而动。从收的角度说,去年到八月份就不好收了,因小麦的价格在托市期尚未结束就开始猛涨起来。鉴此,中储粮果断要求各分公司向外抛售,基本上到年底把手上商品全部抛掉。"要不是抛售的话价格涨疯了,年底的CPI就会非常难看。"包说。


 另外,2012年"十一"之前,有几家油脂企业放风要涨价,但最终并未实现。"他们不敢涨,因为我们手中有了小包装成品油可以随时投放市场,并且承诺不涨价,如果他们涨了,市场份额就丢失了。"包克辛说。


 此外,还要根据当年的丰歉及时出手,"丰则贵籴,歉则贱粜"。"高抛低吸,逐步替代并减少政策性粮油收购和抛售,既稳定了市场,又可以减轻国家财政负担。"包克辛说。


 粮仓变粮商:挺进上下游


 尽管调控效果不俗,但随着粮食市场的格局之变,新的挑战出来了。"国家调控实质上就是要反制市场过度投机。但如果你把你的东西都交给别人去加工,那你拿什么反制呢?"包克辛说。


 事实上,收储仅是粮食产业链一环,其他如生产、物流、加工消费等领域也是上下游必争之地。中储粮的计划是:向下游产业适当延伸,对各主要农产品维持一个合理的市场流通量,保持市场存在,维护市场稳定,保障粮食供给。


 这种转型被称为健全产业链条的企业化、市场化发展道路,即要以储备为中心健全产业链,更多通过企业化、市场化的方式主动服务国家粮食宏观调控。事实上,早在2002年7月,中储粮就成立"北方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粮食储备和加工贸易等经营业务,之后又成立了东莞油脂有限公司,专业从事油脂生产、加工、销售及国际化贸易。


 从2008年开始,中储粮相继向市场推出了"龙系"、"隆鼎福"、"华夏粳华"、"盛湘"等大米品牌产品,以及"东鼎"牌面粉品牌产品,并开始在植物油产品方面发力。2009年,作为国家支持的市场调控项目,中储粮(三河)米业正式投产。


 就在中储粮向"大粮商"迈进时,2010年10月,国家有关部门突然叫停了他的一切"经营性"购销业务。


 粮食价格乃百价之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粮价并未因中储粮的"缺席"而止步,反而一路高歌猛进,CPI也不断创出新高,这次的涨势一直持续到5个月后中储粮重新回归市场才告终结。


 "其实道理很简单,只要中储粮一入市,别人就不敢囤积居奇了。警察站在路口,谁还敢闯红灯?"在包克辛看来,国计民生的关键领域,需要能承担责任、熟练运用'常平法'进行市场调节的国有企业,从而有效缩小经济运营的离散系数,促进国民经济以更小的代价持续健康发展。


 回归后的中储粮更加坚定地走"大粮商"之路:2011年3月,镇江油脂基地开始生产;4月,涉足种业,在甘肃成立中储粮张掖金象种业公司;6月,在上海正式推出中包装的"海上花"食用油;2012年年初,正式推出"金鼎"小包装食用油;2012年8月推出"金鼎"调和油……


 资料显示,目前中储粮的销售额中市场化收入的比例不断上升,整合内外部资源的力度不断加大。这种变化在市场上也已产生了影响,让"政策性"出身的中储粮一度处于争议漩涡中。


 有观点认为,中储粮一方面享受国家的政策性补贴,一方面参与粮油经营业务,这种"混搭"容易政企不分,带来市场的不公平。也有观点认为,粮食安全事关国家战略,中储粮在市场中保持一定程度的影响力、控制力,能够帮助其增强中央储备粮轮换时的灵活性,增加调控有效性,从根本上保证了粮食安全。


 "其实调控和市场真的矛盾吗?其实并不矛盾。这几年的实践也证明,通过市场手段,调控目的达到了,也实现了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包克辛回应。


 目前,中储粮的信息部门研发了"全国原粮价格指数",能够精确描述全国范围各品种原粮收购价格的变动情况,而支撑这一系统的,则是覆盖全国的2246个价格监测点。


 当市场价格偏离正常走势就介入反向操作,在正常线以上加大抛售量,在正常线以下时,加大收购量,统算下来,这样是完全可以做下来的。


 "唐朝的刘晏可以赚钱,我们也能运作下来。尽管是微利,但可以形成规模。我们有比较健全的预警系统,避免下属企业贪多摸高。"包说。


 更为重要的是,包克辛认为,中储粮在产业链上的延伸其实能更好地维护农民利益、市场稳定和粮食安全。这三者仍是中储粮不变的企业宗旨。"这是中储粮的企业性质决定的,必须识大局,听招呼,与国家政策同向同行。"


 粮食的战争:如何拿下30%


 如果说原有行政调控可以通过政府指令"忽如一夜春风来",快速完成全国布局。那么,市场层面的竞争将是艰难的一城一池争夺战。目前,中储粮在产业发展上还面临着份额太少的窘境。


 就单体企业而言,中储粮是粮食市场的老大,但在整个产业链条上,虽然中储粮手握"最后一公里"的全国收储网络,在原粮市场上才只有百分之十几的份额,而在油脂市场份额上目前还不足5%,在成品粮市场上的份额更低。


 2011年,时任国资委主任的李荣融在视察中储粮总公司时提出,中储粮只有达到30%以上的市场份额才能实现强有力的调控。


 "30%的份额能撬动市场吗?何况其他几个竞争对手尚未联手。"包克辛说。言下之意,中储粮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守夜人",下一个命题将是如何占领这30%的市场份额。


 目前,中储粮最独一无二的优势就是遍及全国的收储网络,经多年努力,中储粮现有委托储存库点一千多个,直属库增加到338个,库点布局和技术装备水平都有明显改善。可以说,这是中国最具优势的一张粮食收储网。这也是国外企业最看重中储粮的地方。


 这张网的吸纳能力非常强,"中储粮没开秤农民都不卖,就等着,为什么我们的直属库收粮食排大长队,别家代收点就很少车辆,就是你既公平服务又好。"包克辛说。


 利用网络优势,中储粮一直在努力减少中间环节。"流通也是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收储之后甩掉中间环节就是最好方式。我们的玉米卖给饲料厂,小麦卖给面粉厂,不要转手,逐步建立一个长期稳定的用户关系,最好能做到用户零库存。由我们随时配送,这样资金占压少,我们的销路也提升了。"包克辛说。


 但包认为,农民的积极性才更重要,为此,他提出了"农合模式"。"这些年我们一直提倡'中储粮+粮农专业合作组织+粮农'的发展模式。这样的结合具有天然优势,不仅国家可以拿市场第一手优质粮源,大面积推广后可把'龙头企业'的国有股份通过农民专业合作组织由种粮分享,同时也可以更多地将流通环节的利润通过这样的资产关系惠及给农民。"包克辛说。


 "生之者寡,食之者众。有积极性发展粮食生产的地方政府和农民越来越少,消费的人越来越多,这是中国粮食安全最大的问题。"包克辛认为,只有增加粮农收入才能进一步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


 事实上,中储粮在整合上下游生产和销售链的同时,已经通过为农民提供无息生产资金,购置化肥、种子、农药等生产资料,到秋收农户交粮时再用粮款抵扣的方式,积极尝试开办"三农服务社"。


 目前,中储粮的短板主要在小包装食用油市场。以去年为例:益海嘉里等外资企业长期领跑,以"金龙鱼"为代表的益海系占据45%的市场份额,以"福临门"为代表的中粮系占据约15%的份额,"鲁花"占据约7%-8%的份额。


 但包克辛认为中储粮在食用油市场也具有自己的竞争优势--先进技术。目前,中储粮生产线的出油率是全国最高的,甚至高过目前最大份额的"金龙鱼"。"这是后发优势,因为我们的厂建得比较晚,设备技术先进,布局也更加合理的。好东西我们都学过来。"包克辛说。


 当然,要真正变身成为"大粮商",中储粮还有不少路要走。比如:专业化经营、激励机制、人员冗余、粮库腐败等。


 尤其是基层腐败问题引人关注。2011年10月担任中储粮河南周口直属库主任超过10年的乔建军侵吞巨额公款潜逃国外,此后中储粮河南分公司再次发生地震,河南分公司原总经理李长轩被"双规"。


 包坦言这是系统内的教训,是监督不到位造成的。"此事提供了一个契机,推行干部轮岗,尤其在二级公司这个层面,以前推不动,现在百分之百交流了。"包说。在以前,粮食系统的干部长期在同一个地方任职,所以很难交流。


 与此同时,中储粮正在着手提高员工效率,减少粮库冗员。"别人一个几万吨储量的库要四百多人,我们同样规模的库四五十人。我还认为太多,要往下减,用机械化、智能化替代人工劳动。我们现在北方的库,一般一个保管员管四、五万吨粮,最高的管十万吨粮。"包克辛说。


 说起国企改革,包克辛感慨颇多,上世纪九十年代,曾有大批的国企因经营不善倒闭。"那个时候给那么多政策支持,还不是一步步垮掉,现在政策支持少了,反而发展起来了。这主要还是大量引进了市场化的机制,这是最重要的问题。"包克辛说。(来源:中国新闻周刊网)




好日子心水 论坛香港现场直播